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随我动,意由心生

坐看云起,卧听松风;心头感悟,说与您听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紫禁城内党争迷雾  

2013-05-09 22:16:20|  分类: 史海沉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本报记者 卞文超

  如果说甲午战争中国注定失败,失败的影子首先来自清政府内部政治斗争的阴云。紫禁城内,后党、帝党之争,清流、浊流掣肘,面对外敌压境,无法形成合力,关系生死存亡的国防大事犹各自为战,封建帝国臃肿的体制已老态毕露。
  在对中国改革史研究学者雪珥的访谈中,涉及到其中几位关键人物的角色定位,他的看法实录如下。
  记者:1894年慈禧太后60大寿,耗银两巨。有观点认为,慈禧大办寿辰,导致北洋海军无力置办新的军舰。史实是这样的吗?
  雪珥:这是抹黑慈禧的典型宣传。这一指控的来源,在于《翁同龢日记》(光绪十二年十月)。
  庆亲王与醇亲王见面,“深谈时局”,醇亲王请庆亲王转告翁同龢等,在为慈禧太后修建颐和园的问题上,要“谅其苦衷”,他的目的就是“以昆明湖易勃海,万寿山换滦阳也”。这个“勃海”被后人当做了北洋舰队活跃的“渤海”。其实,此“勃海”与下句中的“滦阳”一样,指代的是一处塞上行宫“白海”,其意思也就是让慈禧就近在京郊修园林,而不是如同祖宗们那样跑到更为遥远的塞上去建行宫。
  更为关键的是,为北洋舰队预留的经费,是根据收支平衡的基础所做的国家预算,众目睽睽之下,根本没有截留的余地。为修颐和园而筹集的260万两白银,虽然名为“海军军费”,却并非来自财政拨款,而是各省督抚们的私人“报效”。
  醇亲王同时监管颐和园工程和海军建设,就将这笔款子以北洋的名义存入天津的外资银行生息,取名“海军军费”,为的是减少舆论对中央的可能压力,却没想到效果适得其反。
  记者:史学界一般认为,李鸿章在中日冲突中一贯主和,正是他在派兵问题上的迁延甚至阳奉阴违,导致驻朝清军军力不足。战前,李鸿章和翁同龢一个主张防御,一个主张出击。党派之争是否影响到了应对甲午海战的正确决策?
  雪珥:实际上中国最早和最坚定的抗日派就是李鸿章。
  早在琉球事件之后,李鸿章就要求中央将防范重点转向日本,并指出“日本贫而多贪,诈而鲜信,通晓我中国典章,其力不为弱,其志不在小,祸在咫尺,诚为我中国永远大患”。抗日防日,正是李鸿章提倡“海防”,与左宗棠的“塞防”主张相争执的主要原因。
  甲午战前,北洋舰队多年未能更新装备,当时主管财政的翁同龢,就是为了政治斗争的需要,故意死死捂着钱袋子。甲午战前,李鸿章是有过增兵的计划的。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在回忆录《蹇蹇录》中说,李鸿章增兵计划被翁同龢为首的军机处否决,李鸿章本人还被责以三条罪状:一是对日本提议互派委员改革朝鲜内政的建议未加审议便断然拒绝;二是日本与我有旧,为何先与俄国商议;三是在太后六旬大寿时引发战端。三条罪状,核心都是李鸿章不应“主战”。陆奥甚至为此颇为李鸿章不平。他认为,如果清廷早听李鸿章增兵之请,“不仅高升号的奇祸可免,亦可使驻牙山、成欢的叶、聂二将在开战时获得优势的兵力。……北京政府竟徒呈党争,对李竟加以如此儿戏般的谴责……清政府也可说是自杀的政策。”
  战争迫在眉睫时,翁同龢又逼着李鸿章与日本决战,而把可能政治解决、至少获得喘气之机的路子都堵死了。最可靠的记载来自翁的学生王伯恭,他在《蜷庐随笔》中回忆说,翁曾亲口告诉他,“吾心欲试其良楛,为整理地也”,意思是正好借此机会让李鸿章到战场上试试,看他到底怎么样,将来就会有整他的余地了。这样的记载,如果出自李鸿章一方,或许其可信度要打折,但出自翁的门生,则说明翁当时借战争整李鸿章的心思至少在圈子里毫不隐讳了。
  甲午战败后,日本方面指定只和李鸿章进行和谈,中央在商议时,翁同龢明知不割地不可,但为了爱惜自己的名声,坚决要求绝不可割地,实际上是想洗清自己。李鸿章也急了,干脆表示自己没这本事,还是请翁师傅亲自去趟日本,这才令翁同龢改口。从个人政治品格上来说,李鸿章远比翁同龢要坦荡磊落许多,更有担待、更有责任感、更勇于任事。
  记者:对李鸿章、翁同龢两人的历史定论始终存在争议。
  雪珥:1898年6月,恭亲王死后一个月,《申报》报道称,恭亲王重病期间,光绪皇帝前来探视,询以朝中人物,谁可大用?这等于是要恭亲王推荐干部。
  恭亲王首先提到了李鸿章,但他因甲午战败而积谤过多,一时难以重用,因此,恭亲王认为中央只有荣禄,地方上只有张之洞、裕禄三人“可任艰危”。光绪皇帝专门问及如何评价自己的老师、担任财政部长(户部尚书)的翁同龢,恭亲王毫不犹豫地回答说:翁同龢是国家的罪人,“所谓聚九州之铁不能铸此错者”。报道进一步指出,甲午战争前朝鲜局势紧张,高层曾经拿出了三套方案:一是将朝鲜降格为行省,把朝鲜国王迁回内地供养,参照孔子后裔的榜样,“世袭罔替”;二是派遣重兵进驻朝鲜,代理其国防;三则是将朝鲜列为各国利益均沾、共同保护的“公共之地”,以便相互牵制。但当时已经执掌中央财政大权的翁同龢,一味高调主战,却又不积极备战,导致主战的偏激舆论占了上风,错过了外交解决的最佳时机,并未准备就绪的陆海军一败涂地,“十数年之教育,数千万之海军,覆于一旦,不得已割地求和”,列强趁机掀起瓜分浪潮,“德据胶澳,俄租旅大,英索威海、九龙,法贳广州湾,此后相率效尤,不知何所底止?”
  恭亲王去世后不到一个月,刚刚成为事实上的“总理”、并启动了戊戌变法的翁同龢,就被突然“双开”,送回了常熟老家。这是戊戌年众多扑朔迷离的怪事之一。一直以来史家对此的解释,都是归因于慈禧为首的“后党”与光绪为首的“帝党”进行权力斗争,慈禧将翁同龢清除出中央,以削弱光绪的力量。
  这种已被广泛接受的论点,近年却发现是天方夜谭,更多的证据表明,正是光绪皇帝本人不满于这位“居心叵测,并及怙权”的老师,而亲自下旨令老师下岗的。在恭亲王临终发出了对康有为和翁同龢的警告后,光绪皇帝还曾亲自测试了翁老师对康有为人品的评价,却发现翁老师前后不一,十分可疑。这在翁同龢自己的日记中,也有闪烁其词的记载。
  客观地说,将甲午战争的失败,只归罪于翁同龢一人,与只归罪于李鸿章一人一样,都是过度之责。但是,翁同龢这类将自己的“名声”、“羽毛”看得重于国家利益的“清流”,的确对李鸿章之类“干活的人”造成了巨大的掣肘。李鸿章曾经激烈指责“言官制度最足坏事”,“当此等艰难盘错之际,动辄得咎,当事者本不敢轻言建树……大臣皆安位取容,苟求无事,国家前途,宁复有进步之可冀?”
  记者:甲午海战中,中国的应对根本性的失误是什么?
  雪珥:中国的确存在着很多失误,根本的失误就在于,说空话的人对干实事的人起到了巨大的掣肘。该备战的时候以为天下无贼、掉以轻心,外交努力还有空间的时候却高调喊打,战败之后要在谈判桌上“止损”时,又躲起来珍惜自己的羽毛了。这样的口水爱国者,从那时到现在,从来都不缺。他们从来都不做错事,因为他们从来都不做事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